【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展】一条马路与我的四十年
信息来源:市妇联机关党委 市妇联机关纪委 发布时间:2018-9-7 10:39:53 浏览次数:1,537

一条马路与我的四十年

第二党支部  郝志红

 

 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随母亲来到武汉和父亲团聚,我们一家住在部队大院。每天,我背着书包出大院门去东方红小学上学,走过的一段大马路就是解放大道,最初,我印象最深的不是路而是紧贴路边的一条又深又宽的沟渠,里面污水横流,常年臭气熏天,听大人说有小孩子不留神坠落下去就给淹死了,所以,那条怕人的臭水河就成了我童年抹不去的梦魇。

 武汉的天冬天湿冷,夏天闷热雨水还多,每逢大暴雨,我穿着塑料凉鞋卷起裤腿,格外小心的在漫过膝盖的水中跋涉。天气不好的时候,解放大道边的这条沟渠就愈发吓人,如一个恶魔张着嘴仿佛随时会吞下不小心的小孩子。

 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市政进行大规模改造,排污明渠改成了暗渠,口径比我还高的大水泥管道被埋到地下,那条沟终于不见了。

 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,经常溜去坐部队去火车站接人的班车,班车出院门左转就上了解放大道,经过武汉最大的武汉商场、最美的武汉展览馆、外国人最多的武汉饭店、最令人神往的中山公园……那时候,要是能进一次武汉剧院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儿了。

 我坐在颠簸的车上看一马平川没几辆车通行的解放大道,一路就想这马路怎么这么宽呀!在上面开飞机都行。这个疑问一直到最近,我上网查百度百科才解开。

 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解放大道当初仅有1800米长,周边多为湖塘荒野,平时人迹罕至。1949年5月,武汉解放,解放大道因此得名。1953年实施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时,武汉市政府组织有道路专家参加的路局建设小组,设计修建一条路面宽60米,长10多公里主干道,大家对方案提出要建60米宽的路面争论激烈,市政专家们坚持说,经过仔细计算50年或100年后,武汉社会、经济发展,解放大道上车辆总流量很大,认为少于60米宽的路面,到那时,道路交通会很紧张,出现拥挤,堵塞现象,影响交通运输和经济建设发展,无疑,这种预见性是科学的。市委、市政府采纳了专家们的正确方案。两年之后,汉口解放大道建成,路基坚实,路面宽60米,长10多公里,一条路面平坦光滑的大道展现在广大市民眼前。在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中,它见证了汉口的变迁与发展,被誉为“汉口生命线”和“汉口财富线”,是汉口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。

 武汉这座城市是依长江而建的,大家在说方向的时候不像北方用东南西北,而是说上下,当年,我家在解放大道仁寿路段,越往下走越热闹,而往上走,到水厂上个大坡,这条纵贯汉口东西的城市第一大道也就到头了。

 然后就到了1987年,我参加工作,1990年结婚,连我自己都没想到,我的婆家也在解放大道边上,而且是比水厂还遥远的古田三路,公婆家是湖北省汽车挂车厂的工人,住在临街的一栋办公楼改造的职工宿舍里,从我房间窗口望出去,左边是解放大道,对面是第十医院。

 改革开放之后,似乎时间变快了,经济发展快了,城市建设快了,人们的生活节奏都变得越来越快,跟专家预测的一样,解放大道两边越来越多的建筑物拔地而起,越来越高越来越密集,道路上车越来越多,一切驶入快车道的感觉。

 有了孩子之后,每到儿子生日的时候我就要到顶层阳台上拍一张照片,身后的背景就是解放大道,翻看老照片,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变化,先是看得到很远的天际线,之后有了高楼,进入新世纪解放大道立体发展,轻轨和我站立的楼一样高了,近二十年变化就更快了,人们说武汉每天不一样,有时甚至会找不到家门……

 十年前,我买了房子搬离解放大道旁的老房子,可那份天成的亲切已经深植于骨髓,再也无法从我记忆中抹去……解放大道在变美,孩子在变大,我在变老……四十年弹指一挥间,有时想想,改革开放于斯民而言,不就如一条路一样在变化中品味了酸甜苦辣之后,幸福感才会充盈你的五脏六腑,滋养你的人生。


x